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Y生活沟 >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 >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  • Y生活沟
  • 2020-06-14
  • 332人已阅读

2017 女人迷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 GWIS 专访刘安婷,听她分享的故事,重新思索影响力的定义。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我们都听过太多关于刘安婷的故事。

从考上普林斯顿的台湾女孩、TED 的饼乾怪演讲、到放弃纽约工作回台创办 Teach for Taiwan(以下简称 TFT) 实践偏乡教育。

远看安婷,她努力、聪明、自信且得体,在国外挣得高学历与高薪,又不计薪酬为理想回台湾服务。简要整理关于她的报导论述大致不脱上述叙事,这条论述轴线,也精準回应台湾两大世代在社会转型过程产生的巨大焦虑。

于是自 2013 年在 TED 的演讲开始,群众将她推上神坛热烈膜拜:对于焦虑面对台湾结构型变迁的长辈,安婷的出现暗示了青年个人努力可能化解结构问题;对于逐渐丧失经济优势的新生代,我们热切需要可以迎向的理想,安婷的实践示範更多可能。

刘安婷三个字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族群里火热起来,远超过她想像地捲入社会对话之中。这替 TFT 带来很好的曝光效果,同时也替安婷带来个人压力。近年她几乎不再接受个人专访,她更希望大家把目光放到 TFT 团队、 TFT 正在做以及想要推广的价值。

你不要相信我这个「个人」

「你不要相信我这个『个人』。」专访开始不到十分钟,安婷这样说。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还原脉络,她正在尝试回答 GWIS 系列专访的核心问题「怎幺看待个人影响力」。她说,这题她一直不知该怎幺答,吸气、吐气,想了想,决定借用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话。

「我不喜欢说我有偶像,但我很喜欢读人物传记。最喜欢的人物传记是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故事。」

金恩博士开始倡议种族平等的时候很年轻,才二十多岁,与此时安婷差不多年纪。金恩亦常被提问如何看待自身影响力,他当时这样说。

例如他相信人人平等,没人该因肤色受不等对待。TFT 则相信每个孩子不论出身,都值得好的教育、拥有人生选择权。「如果大家觉得我有影响力,我也希望大家看到,有影响力的不是我这个人,是那个信念本身。」安婷借用金恩的话,轻轻地说。

真实的安婷看起来比照片更清瘦,头髮眼睛鼻子嘴巴身形皆细细窄窄没有赘肉,偶尔给人传教士之感。女孩成名早,媒体替她写好剧本,可是聚光灯愈光亮,愈难有溢出设定可能。

「金恩博士在传记里讲,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,相信一件美丽的事。所以你不要相信我个人,因我是有很多缺点的,你要相信的是我们共同相信的信念。」谈到这,我有点分不清她是引述金恩博士还是自己内心。

但我确实相信,信念与价值一直存在,只是它首先召唤了一个人,这人透过故事将信念分享给第二个、第三个而后持续传递。在安婷之后,还有更多动人故事持续发生在 TFT 服务的各个乡镇。

TFT 故事接力,刘安婷只是第一棒

TFT 的媒体能见度起初倚靠安婷,近几年有些转变,因为时间长了,发生在团队与孩子之间的故事逐渐酝酿累积了起来。

安婷浅浅的笑里有母亲式的欣慰,「TFT 就像我的孩子,作为刚出生的婴孩,大家还没办法认识它太多,从妈妈开始认识孩子也是正常的,需要时间。」

前几週 104 人力银行做了调查,问大学生最憧憬去哪里工作,与 TFT 合作密切的国立台北教育大学的许多教授与学生兴奋转告安婷,TFT 在该校拿到第一。

安婷说到这里,眼睛放光,四年前告诉她这件事她是不会信的。「前期很多人打电话来要捐款参与,常说是看了我的专访和电视,最近满多人来 TFT 不知道刘安婷是谁,可见这确实需要时间累积转变。」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要看见改变,气就要长。「我们必须有耐性,相信时间,拉长时间轴等待转变发生。」安婷静静说。

当阿公阿嬷害羞地走进教室

TFT 的教师组成,半数自承偏乡出身,人们想像的人生胜利组其实佔不到一半。许多社会认定的菁英最终没通过筛选,安婷说往往是因抱着太强烈由上而下的教导观念。

说到这里,安婷和我分享一个记者至屏东新埤乡服务的故事。

记者来到这样的村落,但她的专长是不太接地气的英文教学,「她每天光调停学生打架就没办法上课了,翻教育学也找不到处理方式,她挫折得一直瘦、一直冒痘痘,教育专业完全使不上力。」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想像一个怀抱理想的热情记者加入 TFT,进入乡镇各种施力却各种无力,人生珍贵,钟摆滴答,要留要走,如坐针毡。再待一下,契机就出现在最挣扎时刻。

「有次校长很苦恼地来找她,说政府给了乐龄经费,希望地区办课程发展终身学习,有经费没老师,问她可不可以晚上给老人上课。」

记者想了想,决定抽出时间帮忙。无心插柳,却成理解在地重要切入点。

晚上开课,她得以深入理解家长与阿公阿嬷。「例如阿公阿嬷也不是不管金孙,而是传统观念认为要尊重老师、不要介入。而且阿公阿嬷因为识字率低,较没自信,常不敢跟老师说话,但其实他们很在乎、而且愿意参与。」

学英文,是为了记得肇事逃逸车牌

安婷分享这个老师的发现,使不上力是因自己没有真正理解这个地方,也没从阿公阿嬷的脉络思考需求。

「阿公阿嬷学英文其实是想解决困扰」,大至看不懂肇事逃逸的英文车牌无法报案;小至买衣服看不懂英文尺码提心吊胆。「这些才是学习的切入点,照本宣科的教学没用,毕竟他们讲台语就可以活一辈子,为什幺要学英文。」

老师修正教学方法来回应需求,小朋友也感受得到改变。

「刚开始,小朋友跟着阿公阿嬷来教室是窝在后面自己玩,后来他们开始感觉这跟自己生活有关,加上不想输给阿公阿嬷,一个个开始加入学习。」

讲到这里,我们的心逐渐热起来,安婷也脱下本来披在身上的针织外套。

「学期末的课堂照片已经不是老人班了,而是老人组和小孩组在 PK。」我们开怀大笑,安婷话锋一转。

「作老师,最重要的还是带动学生的学习,从理解需求开始,跟他们站在一起、共同追求一个好的目标,让他们对自己有信心、感觉自己可以进步。」

后来这批与阿公阿嬷 PK 的孩子,也成为这间学校与社区第一批通过检定的学生。但成绩仅是一系列转变的附带效果,不是价值本身。「思维的转变,才是最有价值的工作。」安婷这样告诉我。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转变思维,是领导的起点

「这个老师,就是在做一个领导者的事。」

把自己泡进新的环境脉络,敏锐观察、温柔理解,思索如何提供资源、搭起支撑鹰架;当自己的方法错了,思考如何有效修正,这些都是自为领导的表现。

「社会各个不同位子都需要这样的领导者去看到美好愿景,花工夫理解问题、建立关係,带动身边人往好的方向前进。」

安婷笑说最后这个老师一直胖,「很可爱啊,因为乡下表达感谢的方式是很直接的。每次我去看她,桌上都摆着一锅鸡汤,邻里抢着介绍老公给她,里长选举的时候差点要请她出来选!」

很多 TFT 老师服务到最后都与当地产生深刻连结,连结,既是影响力的起点,也是回馈。

做人才的航空母舰,是最温柔革命

回馈,也是安婷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「我们是相对幸运的一群,你拿这个幸运做什幺?」她问。

TFT 不只是偏乡教师人力仲介而已,对团队来说,因教育牵连最多社会议题,是解决社会议题的重要施力点。

「大家骂社会最后不都骂到教育上吗?」我羞愧地笑了,「所以该有最好的人才、最多的时间与心力投注其中,两年计画只是教育参与的起点。」

送青年进入教育现场,才能意识到社会问题的根,「两年之后,你的领导力不会只是会议室内的纸上谈兵,而是有真实领导经验帮助你把这些视野与能力转换在政策、媒体与教育面。」

用安婷的话形容,TFT 是人才的航空母舰,让各式各样的人到 TFT 贮能、训练,然后出发到各个大小战场,产生系统性的改变。因短期的教育陪伴固然重要,亦不能只着眼两年教学,TFT 想促发更长远的影响力,去解决系统性的问题。

挑战自己去转变思维、回应需求、解决问题,就是领导力的起点,至于影响力的产生,则需要时间、需要耐性。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小事也要选择勇敢,才能活出自己喜欢模样

谈了很多 TFT 故事,可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 TFT 团队训练。我问安婷能不能以几句话收敛出领导力的日常练习方法。

「那我先说个小故事。」安婷像小叮噹,口袋一捞又是一个故事。

「今年八月 TFT 办了展览,其中有一场小型社会实验,我们搜集人们对这世代的二十个形容词,例如同理、正义感、温柔等词彙做成小纸卡让大家拿,目的是看大家对哪个特质最有共鸣。」

二十个价值里唯一被拿光的,是勇气。

「勇气是一种选择。我很喜欢圣经里一句话,它说:当你在最小的事情上忠心,大事也会忠心。常有人问我做过最困难的决定是什幺,不是高中毕业决定去国外读书、或放弃美国工作,人生最困难的不是这些大决定,而是一个一个小决定,每一个决定都是需要勇气的。」

她笑说决定回台湾有什幺难,「就是一股冲动啊,可是回来之后每一个可以选择放弃的时候、每一个可以选择不正直的时候,每一个可以选择偷懒、每一个觉得钱不够想要去办补习班的时候(笑),都是真正需要勇气的时候。」

「是每一个小小的决定,堆叠出一个人最后的走向。当你为自己一次一次在小事情上勇敢,才有机会真正去活出自己最喜欢的样子。」

 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

安婷认为每个孩子来到这世界都有特别目的,我想起她是基督徒。「当你愈接近自己被创造的独一无二价值,你也会成为别人的祝福,那就是我所谓的影响力。」

专访开始时,安婷曾分享金恩博士一句话给我,「他说,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或影响力,其实是在于我的故事本身。」

「影响力是用一辈子去追求信念,过程有跌倒犯错,让大家看到即使是平凡有限的人不断努力仍可活出自己独特价值。这样的生命本身,就是每个人可以给这世界最好的礼物。」

专访结束,安婷的话在我写字此刻迴荡很久,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后、谈论影响力之前,我们都该先自问,你愿意花时间追求与实践的价值是什幺?

不要相信我个人!专访刘安婷:有影响力的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相信